小程序在互联网中的新一波商机

新闻类型: 时间:2019-07-31

      近日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19年半年大报告》显示,2019年Q2,移动互联网用户出现首次负增长,净减少200万,11.38亿的用户量就是天花板。更甚的是用户时长,从2018年12月到2019年3月,用户使用时长的增速也从22.6%下降至11.8%。

timg (5).jpg

  一些移动创业者因为QuestMobile报告中透露出的下滑态势绝望,但支付宝小程序事业部总经理何勇明却有另一种解读——他声称小程序互联网时代开启了。何勇明认为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并未见顶,政务、教育、生活服务类应用增长,说明在广泛的地区和细分人群中有广阔的增长天地。满足用户价值、服务价值和商业效率才是商业的本质。

  说到底,无论App还是小程序,皆是移动互联网的增长手段和介质。当流量越来越买不起,App孤岛越来越限制增长的想象力,轻便、即用即走的小程序却为移动互联网画出了一道新生的增长曲线。00后、小镇青年、中老年群体,商家既有用户尚未被满足的消费需求,这些App已经无力挖掘的增量,都是小程序接棒移动互联网增长任务的发力点。

  人口红利见顶下,新旧增长手段的交替并不是唯一发现App增长呈现出严重疲态的一方。

  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19年Q1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Q1,移动网民人均安装App的总量为52款,平均每月移动网民人均新装App3.5款,同期卸载App 3.3款,移动网民人均App数量净增红利已经见顶。另外,人均每日使用App的时长为4.2小时,也趋于饱和。

  在这仅有的能供商家抢占的4.2小时里,BAT、头条系占到了大头,App使用时长的变动就出现在几家巨头超级App的拉锯战中。

  与此同时,为App购买流量的市价已经达到令商家们难以承担的水平。以一家中高端服装定制公司为例,2016年在微信朋友圈还鲜少人投放广告的时候,为App获取一个用户的成本是100元,到2019年,这个数字已经涨了10倍。

  用户不愿意再下载更多新的App,越来越倾向于在大流量App里获取一切服务。这意味着无论对于普通用户还是商家,App都不再是唯一且体验最佳的渠道。

  但这些现象恰恰为广泛的中小型移动创业者们揭示了新的增长手段:与其像以往一样从各种渠道往自有App导流,不如迎合用户需求的变化,以小程序为载体去巨头的生态里获取新用户。

  但移动创业者进入巨头的小程序生态并不是躺着赚钱。2016年-2018年中,由微信率先入局培养出的小程序生态并未真正走热。经历了2017年短暂的资本追逐进入2018年,当投资人开始关注小程序创业者的实际交易量和转化率,流量泡沫引发的虚假繁荣幻灭了。

  一层原因在于,人们依旧迷信人口红利论。互联网化覆盖的人口规模还未逼近11.38亿的用户量瓶颈时,大量移动创业者的增长延续了简单粗暴的买量灌溉的手段,但这样得来的流量,往往具有转化率低、用户留存率低的特征,并不能为商家带来真正的商业价值。

  那么在什么情况下,移动创业者能通过小程序这个流量增长接力棒获取商业增长?

  答案是更聚焦于商业和服务的创业者,以及具有商业和交易属性的小程序生态。也就是支付宝何勇明提出的回归用户价值、服务价值、商业效率,才能让商业价值得以显现。

  小程序主导下,回归商业本质的增长挖掘一批以用户价值、服务价值为出发点,先行布局小程序的移动创业者已经尝到了增长的甜头,甚至扭转了所在行业的竞争格局。

  根据QuestMobile的报告,哈啰出行支付宝小程序的月活跃用户规模超过4000万,是自有App端的两倍;一淘支付宝小程序端月活跃用户量超过3700万,占到淘票票整体月活用户量的76.9%;淘票票在支付宝端月活用户量超过3400万,是App端的三倍。

  这背后的关键原因,是小程序能触达到App难以触达的用户圈层,譬如需要更多用户教育、App下载成本极高的三五线下沉市场、代表未来消费力量的95后年轻人、对移动应用有更简单、低门槛的操作诉求、但消费实力强大的中老年群体。以淘票票为例,相对于App端,淘票票小程序在一线以下城市的用户规模占比更大。

  在回归商业本质方面,离钱、离服务最近的支付宝小程序生态在帮助商家实现增长上表现出了明显的效果。从多年前就开始提供水电煤缴费服务的支付宝生态,发展至今积累了多维度的服务场景,譬如社区生活、我的快递、财富社区、车主服务等等,培养出一批强交易心智的高质量用户,也为各个垂类的小程序提供了基于场景精准获客的机会。

  深圳市兴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一家专注于互联网移动化解决方案的技术驱动型公司,为企业打通企业与客户通道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微信小程序开发、朋友圈广告、微信支付等服务,协助企业数字化转型,打造智能化、智慧化的商业体系。